“玲玲十字绣”帮我找回自信——陈玲玲

 ks凯时手机最新网址     |      2022-12-09 15:09

  ·天津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宣布中央关于天津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

  2000年4月16日中午12:20,天津市经济贸易学校塘沽分校的陈玲玲和另一名中学生在水上公园玩双人蹦极跳时摔伤,导致胸高位截瘫,双下肢感觉运动机能丧失,大小便失禁。

  2000年8月30日“蹦极跳伤人案”开庭,陈玲玲及另一位受害者状告凯茜置业有限公司和水上公园管理处。2002年11月17日,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凯茜置业有限公司赔偿陈玲玲70万元。据陈玲玲母亲孙女士介绍,到目前为止,凯茜置业有限公司已赔偿陈玲玲30万元。

  再次见到陈玲玲,眼前一亮。白净的面容,齐耳短发染成时尚的金黄色,一件嫩黄的线衣十分合体。只是腿上的条绒裤和一双棉鞋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上一次见到陈玲玲还是一年前“玲玲十字绣”开业那天,当时,玲玲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对于自己开店经商充满新奇和茫然。一年的时间,不仅“玲玲十字绣”的货品变得五彩纷呈,种类繁多,玲玲也一下子成熟起来,成了一个懂得经商之道的“小老板”。

  玲玲的笑还是那么灿烂。她说,这一年来,她真是成熟了许多,也学会了许多东西。虽然付出要比别人多,但她觉得值,她认为自己的人生和别人一样是绚丽多彩的。

  位于塘沽区解放路怡城精街二楼的“玲玲十字绣”每天早晨9点开张。玲玲的妈妈孙女士总是提前1个半小时起床,将店里收拾停当后,8点钟叫玲玲起床。孙女士说,玲玲每天太累了,她总想让玲玲多睡会儿,可玲玲穿好衣服、梳洗完毕怎么也得一个小时。

  “十字绣是个很累人的活儿,一天忙忙碌碌其实招待不了几个客人。”玲玲说,有时一个客人就要在店里呆上一两个小时。你得根据客人的需要向他推荐不同的品种,比如装饰餐厅最好是带有花篮、水果图案的;如果摆在孩子的房间,就要帮助顾客选择可爱的卡通图案;如果装饰客厅,最好是大气的山水画等等。现在玲玲的店里有上千种花样可供选择,顾客选好图案后,玲玲要根据顾客要求决定制成品大小,计算所需的各种颜色线的用量,还要教顾客学会“十字绣”,往往一个上午忙得不可开交,却只接待两个客人。

  10点多钟,店里来了两个30多岁的顾客,玲玲一边轻松自如地转动着轮椅,一边笑容可掬地招呼顾客,“你想装饰客厅?看,这幅山水画就很合适,虽然绣起来麻烦一些,但放在客厅会十分讲究。”

  两名顾客最终听取了玲玲的意见,购买了一幅漂亮的山水画。玲玲说,十字绣其实很简单,很容易学会,但要绣好并不容易,需要很大的耐心。

  “玲玲十字绣”,不仅出售成品十字绣,还出售图案和线由顾客自己绣,也可以根据顾客的要求和尺寸进行外加工。玲玲说,十字绣的成品其实是很贵的,不仅因为成本高,而且工期长,手工费高。大部分顾客都会选择图案自己绣,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一针一线中其实是件很美妙的事。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玲玲的爸爸给玲玲送饭来了。玲玲说,爸爸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做饭,然后骑车给她和妈妈把饭送过来。玲玲说,她现在最怀念的是那种家的感觉,她真的很想家。开店一年来,每天都住在店里,这期间只回过一次家,连过年,一家三口都是在店里过的。因为她回家实在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她的店在二楼,而家在四楼,下楼上楼玲玲都需要人抱着。玲玲说,半年多没回家了,她太想自己的那间小屋了,太想那种家的感觉了,她一直希望能把四楼的家换到一楼,这样她就能多回家看看。

  “喂,你好,我是玲玲……真的?太好了,谢谢您。”玲玲放下电话后,依然兴奋不已,她说,刚才是残联打来的电话,在今年残联组织的残疾人书画展中,她绣的十字绣得了三等奖。

  下午,玲玲的几个同学来到她的小店,由于一个同学今天过生日,他们要带玲玲一起去参加生日聚会。玲玲说,她的小店多亏了同学们和那些好心人,他们经常到店里帮忙,还带她去买衣服,剪头发。她甩了甩金黄的头发说,这就是同学们的“杰作”。玲玲笑言,她的小店已经成了大家的集合地,同学们出去玩的时候,总要带上她这个“包袱”。征得妈妈的同意后,男孩子们立刻行动起来,有的负责抱她上下楼,有的负责扛轮椅,女孩子们则前后左右地帮忙照应着。

  玲玲的人缘非常好,除了她的同学们以外,许多顾客都成了她的朋友,既有20来岁的同龄人,也有40多岁的叔叔阿姨,他们有时不买东西,也会到店里来看看,和玲玲聊聊天。但也有例外,玲玲说,她也遇到过“刁蛮”的顾客,她吐了一下舌头俏皮地笑笑说,现在她已经学会应付不同的情况了。

  有一次,一个顾客拿着自己绣坏的绣品找到玲玲,非要将布和线全部退掉。玲玲说,“她自己绣坏了,非要我来承担损失,可如果我给她退了,线和布就全废了。为了维护小店的信誉,我决定帮她把绣坏的部分改过来,损坏的线由我来承担,改好后,再由她自己绣。最后这个顾客满意地走了。”

  “玲玲十字绣”的店面在二楼,位置不太好,但一年来,小店还是招揽了不少回头客。许多顾客是冲着“玲玲”的字号来的。玲玲说,她觉得无论做生意,还是做人,诚实守信是最重要的。

  晚上9点,“玲玲十字绣”结束了一天的营业,玲玲穿上支具开始锻炼,这是她每天必须做的功课。玲玲说,她不能让自己的腿萎缩,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医学发展了,能把她断裂的神经给接上,她就能重新站起来了。玲玲的腿没有丝毫感觉,穿上支具行走时,两条腿全凭腰部带动。只练了一会儿,玲玲的腿就开始痉挛起来。到了夏天,玲玲还必须穿着厚厚的裤子和保暖的鞋。

  “妈妈,今年夏天,你能让我穿一次裙子吗?”玲玲孩子一样地问妈妈。她说,自从19岁那年受伤后,她已经有4年没有穿裙子了,看见别的女孩子穿着漂亮的花裙子,她特别想自己也能再穿一次裙子。可是妈妈却摇了摇头,她说,目前这是不可能的。孙女士说,玲玲的血液循环特别不好,她的膝盖总是冰凉的,现在还盖着厚被子,穿裙子肯定不行。孙女士最担心的并不是玲玲的腿,而是她的泌尿系统,由于玲玲总是坐在轮椅上,并且十分劳累,这样玲玲就会发生尿道结石,而且每天都是黑褐色粘稠的尿液。孙女士说,但是玲玲从来不向父母说起自己身体的病痛。

  到了晚上10点,玲玲开始坐在电脑前设计图纸。玲玲说,“玲玲十字绣”的许多图案都是她自己设计的。由于十字绣的图册都是进口的,一般一本要50至100元人民币,所以她每天自己设计一些十字绣,这样就能减少一些成本。这项工作,玲玲一般要进行到深夜,每天晚上12点,玲玲才会在母亲的多次催促下上床睡觉。“玲玲只要一沾枕头,你再和她说啥,她都听不见了,玲玲每天实在是太累了。”孙女士说,她特别心疼玲玲,“玲玲十字绣”开业一年了,虽然没赚到什么钱,但玲玲每天都很开心,她觉得自己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孙女士说,她不求玲玲能赚多少钱,只要玲玲开心,没有病她就知足了。

  孙女士说,自从开店玲玲已经有一年没有看过电视了,但她从小就爱唱歌,希望有一个MP3,可一直都舍不得买。

  谈到以后的打算,玲玲说,十字绣只是一个过渡期,她希望今后能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事业。“不过,我不会好高骛远的,今天的这点成绩都是大家帮助的结果,”玲玲说,从捐赠她支具的陈先生,到教她学电脑的朱大哥,以及每个月捐助玲玲650元药品的逸源大药房,还有许多数不清的好心人,玲玲说,她的每一步,都是大家给的,她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帮助别人。